開元

資訊站分類 > 行業時訊

將記憶,定格在長興的老時光里

更新時間:2018/2/2 9:49:01

平日里,總能聽到別人談論自己的故鄉,偶爾也會有人問一句關于我故鄉的事情,大多時候我總是一笑了之。不是因為忘記,只是因為我的故鄉對于我來說已經是長在身體里的一個東西,流淌在血液里,太過于習慣了,習慣到我從沒想過用什么樣的句子去描述。

記憶里的長興,是成片成片的銀杏樹,是放眼望去的金黃色。小時候和玩伴們,總是喜歡追著風跑,村子里的道路上,隨風飄落的銀杏葉鋪了一條長長的地毯,就算是躺在地上打幾個滾也完全不在意。那時候沒有變形金剛,沒有樂高積木,也沒有游戲機等電子產品,但是細想起來,總歸是比如今的孩子們要有趣。隨手撿起的幾片葉子,也能想方設法的把它變成手中的玩具,小腦瓜動一動,就能拼湊出一副不差的銀杏畫出來,拿回家給父母長輩們炫耀一番,還能討來幾塊糖果。


在我的記憶里,故鄉的風總是很溫柔,就像村子里的人們一樣。這些年走過不少地方,江南塞北,不能說該去的地方都去過了,但大抵也見識了不少地方的人文歷史生活故事。習慣性的和故鄉的一切做一些比較,剛開始的時候總是想分出一個高低來,后來才發現那只是徒勞,比起做無用功還顯得無知。

就像如今,雖然飲過不少酒品過不少茶,留在記憶里的,仍然是故鄉的那一縷紫筍茶香。炎熱的夏季,知了在枝頭竭力嘶吼,即使穿著背心不隨便跑動也是滿頭細汗,更別說好不容易放了暑假有一顆躁動的想要出去玩的心情。郁郁蔥蔥的竹林帶給人無限的清涼,和家人坐在仿古的建筑中,品一壺金沙泉沖泡的紫筍茶,看一場儒雅的茶藝表演,那時候的自己,又一次回到了唐朝,回到了那個繁華的盛世里。


記憶里的故鄉四季,是最為別致的存在。春總是被寄予最美的遐想,紅粉黃交織的花海,一路芬芳,一路驚艷,無論抬頭還是俯首亦或是遠眺的你,盡管不識花名,卻也甘愿為之折腰;到了夏天,泛一葉扁舟,置身于一副山水畫之中,水為圖山為影,綠葉簇擁綠葉,蓮瓣遙望蓮瓣;長興有這么一個地方,秋天的那里是候鳥的天堂 ,秋天的仙山湖不同夏日的圖影艷麗妖嬈,秋天已漸漸褪去夏日的多彩著裝樸素,待到夕陽西下,一家老小倚墻而坐,看大自然的精靈舞動,從林間穿過又在江面低飛,在高空翱翔且在灘邊覓食;最最喜歡的,當屬故鄉的冬天了。一入冬,人人就期待著能到白頭,然而長興的雪總是姍姍來遲,所謂“潤雪兆豐年”總是來得那么恰到好處,雪遇長興,拂去一年的忙碌,濾去了生活的浮躁,沉淀了世俗的喧囂,在一個冬的籠罩下將它市演繹的無比祥和。


長興的老時光里,沒有城市的燈火通明,沒有城市的人聲喧囂,沒有城市的繁華浮躁,只有綿遠悠長的黑夜,以及那一眼望不到盡頭的星空,為本就融入夜色里的的村子,帶來了幾份神秘的色彩。草叢中,偶而會傳來幾聲歡娛的蛙鳴,間或幾聲蟲兒的竊竊私語,仿佛是大自然為我們演奏的小夜曲。

思緒在柔柔的夜色中悠悠走遠,仿佛時光也靜止在那些回不去的日子里。真想讓那時光停止流轉,就在這樣的寧靜中,遠遠脫離喧囂的城市與繁雜的生活瑣事,在這故鄉的老時光里再停留一會。

加拿大育空
測試廣告位

關注微信

關注微博


奉賢海灣旅游區

copyright ? 2014 版權所有歸上??崧夢幕ビ邢薰?

滬ICP備14050400號-1